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妮妮的小家

 
 
 

日志

 
 

胭脂  

2010-06-05 22:15:15|  分类: 别样风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书中常用“胭脂”来指代女子,可见胭脂与女子的关系是多么密切。这本就不足为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虽然说内在美才是最重要的,但哪一个女子不愿意自己的形象更好一些呢?所以适当的修饰自己,使自己看起来更美丽一些,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红楼梦》里的富贵闲人贾宝玉最爱做的事,除了哄林妹妹开心,再就是淘制胭脂了。一边记着和秦钟去上学,一边还不忘扭头和林妹妹交待一声:“好妹妹,等我下学再吃晚饭。那胭脂膏子也等我回来再制”。替平儿理妆时,更是喜出望外——那盛放胭脂水粉的,是一个小小的白玉盒子,那胭脂,红香均净,鲜艳异常。

历代诗文中有不少关于胭脂的描写,如“谁堪览明镜,持许照红妆”,“阿姊闻妹来,当户理红妆”,“红妆束素腰”,“青娥红粉妆”等。那杨贵妃,因为涂抹了脂粉的缘故,连汗水都染成了红色。

胭脂蒸好了,放凉了,便是美人上妆的时候。翘着兰花指,用小指挑了些许,妆在脸上,点在唇上,再怎么平庸的脸孔,怕都会活色生香楚楚动人了。

胭脂,当轻轻喊出这个词,便觉得是那盛装的女子,穿越了时空的阻隔,在某个午夜,轻轻巧巧的走到你面前。是穿了那委地的藕荷色长裙,是梳了发髻的,是垂下流苏的,那流苏是翠玉的,一步一摇曳,发出细碎的脆响,如裂帛如玉碎,每响一声都让人仿佛失了半分魂魄去,于是连那步态,更添加了万分的柔美,令人心旌摇曳。

女子在并蒂莲绕枝的铜銮镜前款款地坐下,发一会怔,再慢慢地从梳妆台上那朱红色金色雕花的盒子里,取出胭脂水粉,是牡丹的粉,是清淡的香,均匀地洇在纸上。放在唇间轻轻地抿了,然后,抿嘴一笑。——再凄迷的夜色,都会立即浸在这胭脂的香艳里,沦落在这样的嫣然一笑里吧。

突然想起《霸王别姬》里的程蝶衣。那脸是勾画的,细细的,连呼吸都屏了。打底色,擦油彩,画眉,敷粉定妆,涂唇,梳扎……

《胭脂扣》里的十二少,在最落魄的时候,都不忘送给如花一枚鸡心形的景泰蓝的胭脂盒子,什么都不说,只见面时轻轻一句:“你那盒子里的胭脂该换一换了”。但这一点点的细腻和温存,都会让如花再不离不弃了。他爱她的眉目如画,爱她的浅笑低颦,爱她对镜理红妆,爱她把胭脂细细地抹在脸上,然后斜倚着门框,望着他盈盈地笑……

忽见胭脂已若尘,镜前不是画眉人。花儿只为春开落,轻烟往事两纷纭……

胭脂 - 蕙 - 妮妮的小家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1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