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妮妮的小家

 
 
 

日志

 
 

听雨  

2013-05-08 17:43:33|  分类: 心灵小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从昨个傍晚而起,至今日黎明绵密,再至午后依旧淋漓。

雨丝朦胧地罩在视线里,小城在细雨中静若处子,车辆,行人,房屋,行道树,一切似乎都被雨拦在了喧嚣之外,只剩下安静行走的画面。世界,就那样静默下来。

雨即喜雨,于农事而言,尤甚至此。自春以来,心底如同田野里裸露而干涩的地表,极需要一场雨的滋润和抚慰。我虽然不算一个真正的读书人,却终于体会到其中的真味,感受到农人对于春雨的渴望,仿佛我于一本好书,期待超乎想像。

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听雨的,应该是始自喜欢做梦的年龄吧。那时家里住的乡下是简陋的瓦房,雨打陋瓦其实是最适合听雨的,滴答的雨声中做过许多少女的梦。

好久没有听到雨声了,院子里亦有芭蕉,是徐渭笔下的芭蕉吗?雨水打在芭蕉上,有喜悦亦有悲情,那么贪婪的听着,是雨和芭蕉的一场缠绵,看似李清照笔下的温婉端丽,也是认知和迷醉。

听雨 - 蕙 - 妮妮的小家

 

隔壁汽修厂的围墙上伸出几枝嫣红的蔷薇来,还有几棵泡桐花树。墙角下湿漉漉的泥土中,落了一地花瓣,凄美绝伦。记得《红楼梦》中有诗:“一杯净土掩风流”。原来,花瓣要是落在水泥地上,就不好看了,只有落在泥土中才有凄艳的美。

院子里的苦楝树也开花了,蓬勃的一树湿凉的清芬。无比的喜欢那淡紫色小小五瓣花朵,丁香花一般。每当这个季节,便会捡拾许多落下的花儿装到信封里珍藏。

在诗人笔下,雨是与离愁别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这是晚唐花间温庭筠的心声;“渔灯暗,客梦回,一声声滴人心碎。孤舟五更家万里,是离人几行泪”,这是元曲大家马致远对潇湘夜雨的感受;“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李清照笔下的雨让人无限凄凉。

古人把静夜听见的滴雨的声音称为“清漏”,多传神的风物呀,回忆旧墨也是听见静漏的幽静。

夜雨是中国诗词中最常见的情感媒介之一,催动人们种种思念,幽怨。李商隐的“巴山夜雨涨秋池,”是唐诗的含蓄与大气;温庭筠“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是层层推进的悱恻;“多情去后香留枕,好梦回时冷透衾。闲愁山重海来深。独自寝,夜雨百年心。”是元代散曲里某青年男子热恋时的爱欲苦海。

而元代另一位中年男子,写《双调.水仙子.夜雨》却又是另一番光景。他在夜雨中道“枕上十年事,江南二老忧,都到心头”这样的凄凉无奈,生活的沉重感,是现代人也容易共鸣的。“枕前泪共帘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聂胜琼的这两句夜雨,在这一堆名句里毫不逊色,用情之切,用心之巧。这是出自女儿家特有的多情易感,于情事执著却忘我,才能把人的情感和外物相呼应得如此交融,如雨水渗入泥土,无法分离,你能感觉出她的爱有多单纯天真,有多无怨无悔。

听雨 - 蕙 - 妮妮的小家还喜欢晏几道的《临江仙》“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想着那情景:庭中落红纷纷,窗里人伶仃空寂;湿了翅膀的燕子双双飞到屋檐下,唧唧喳喳交流着雨的温凉,不解人的落寞,似一桢黑白的老照片:落花,微雨,双燕,独人。浅灰的天空下,一地碎碎紫紫的落花,几条疏朗线条里,淡墨晕开一个低眉的人,头顶上是墨色的一双喜喳喳的燕子……

南宋词人蒋捷的《虞美人·听雨》,也是喜欢的一首词。“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这一句,觉得那雨应是一场旖旎的春雨了。少年多才又多情,放荡不羁,人在歌楼,帘外雨潺潺,眼前红烛昏沉,罗帐内佳人慵懒迷离。人生年少,是这样的轻狂与得意。直到多年以后,直到自己也经历悲苦与辛酸之后,才终于掂量出后面那几句的沉重。“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这雨应是饱经离乱黄叶纷飞的秋雨了;“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一咏三叹,难道人生大抵如此?这句看似心如死水,波澜不惊,实者虽然他以僧庐相庇,并没有实现心灵上的超脱。佛家讲“空即是色,色即是空”,这一点说来简单,又有多少人可以做到?

张爱玲晚年的作品,多是一些她自己的人生际遇,但又何尝不是那个时代的缩影呢?蒋捷的这首词,也是晚年而作,虽有无边的萧杀和凄凉,虽是短短几十个字在辗转碰撞,却也是其一生行程的回顾,读来仿若道了千言万语,让我们看到了千万个蒋捷远去的背影。

听雨 - 蕙 - 妮妮的小家
 窸窣雨声里,翻着旧书里读过的旧词,心上淋淋漓漓,觉得自己也融化成了一滴潮凉的液体。

难怪有人说,雨,是忧伤世间的象征,也相信,雨也是一种美的寄托。“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杜甫的《春夜喜雨》透着对及时雨的喜爱;“初添野水涯,细滴茅檐下,喜蓬蓬遍地桑麻。……都开罢,乔花豆花,眼见的葫芦棚结了个赤金瓜。”明代散曲家冯惟敏的《喜雨》,则生动地描绘了雨后乡下生气勃勃欣欣向荣的景象,让乡下长大的我油然生出几分亲切感。

这雨,有着骨子里的缠绵和温情,让人欲说还休,欲说,还休。

初时似珠玉落盘,继而又如丝如缕,绵绵不绝,仿佛一生的柔情似水它们都能娓娓道来,其实,也并非它们细腻,更多时候不过是心系于情,不能自己罢了。

一颗心渐渐安静下来。

只有安静下来,人的心灵和感官才是真正开放的。正如周国平所说:“人生最好的境界是丰富的安静。安静,是因为摆脱了外界虚名浮利的诱惑。丰富,是因为拥有了内在精神世界的宝藏。 ”泰戈尔曾说“外在世界的运动无穷无尽,证明了其中没有我们可以到达的目标,目标只能在别处,即在精神的内心世界里”。

喜欢林清玄的祝愿:但愿人人都能有阳光的伞来抵挡生命的风雨,但愿人人都能因雨水的清洗而成为明净的人!

 

 

蕙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907)|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