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妮妮的小家

 
 
 

日志

 
 

老家  

2016-04-08 21:44:07|  分类: 走过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是年龄渐长的缘故还是心境变化的因由,无事时常常伫立于窗前,朝着老家的方向痴痴地幽望。尽管没有望眼欲穿的痛楚和归心似箭的冲动,心也会情不自禁地泛起阵阵涟漪,继而有咸涩的泪水悄然地涌上潮湿的眼眶,一切在瞬间似乎都变得模糊起来。

这种伫望显得有些矫情甚至有些虚伪,但是对于一个在乡村生活了十多年并且有着浓厚恋乡情结的人来说,心灵的落差与期望的失衡,既给伫望提供了最大的可能,也给伫望予以了足够的空间。因此伫立窗前发呆也能成为一帧坚毅的剪影,至少会使有几分凄楚的思绪得到一点慰藉。

一抹远望的凝视,一种弥漫在空气中的气息,有茶香酒意,有依恋迷情,它不经意地将你团团包围,然而这种澎湃依旧是悠远的,在某个角落涌起,飘散,回旋,再来……

也许是人们尝够了山珍海味,却依然怀念母亲的一碗手擀面;也许品够了传世佳酿,却觉得唯有一杯清茶最香醇;也许穿惯了绫罗绸缎,却发现还是家常的棉布最妥帖……

老家 - 蕙 - 妮妮的小家

 

那乡间隐秘的暗语又是什么,一头陷入在荒芜的时间之涯里。布谷鸟的叫声,野兔的奔跑声,风吹麦浪的声音……这些,都刻录在岁月里的光盘里了吧?当思乡的情结一旦涌起,这些岁月深处里一直隐秘的回响,便成了半个城里人在暗夜里独享的天籁之音了。

老家的院落里有几棵高大的梧桐树,每到初夏,朴厚的青瓦房屋脊处,便倾斜出一枝枝盛开的紫白娴静的天真桐花,还有楝子树的紫色小碎花,那是记忆里最欢喜的日子。那是国画的笔法,那是乡情的写意,那是眷恋的熏染,那是我的老家永永远远的美丽温暖。

一枝春花,听微风浅吟,赏温柔月色。草木闲情光阴里,守着青瓦老屋,日出忙活,日落读书写字,听鸟鸣,闻花香,直到老屋的缝隙间生出了青草,时光一天天悄然逝去……

炊烟在每一个游子的内心永远是故乡和母亲的代名词,是温暖和亲切的象征。那种来自村庄,摇曳着,袅袅升起的蓝色炊烟,永远是那些从田园里走出来的人心底的依恋。人们一直生活着,使风景成为流动的,盎然的,与生俱来的悠闲,完满自足,神情安然。也许在红尘中的纷纷扰扰,都自行风云落定了,岁月显现出它真实而清晰的轮廓。


老屋 - 蕙 - 妮妮的小家

 

这么久以来,远离老家,潜行在这个感觉依旧有些陌生的世界,深知自己生命深处拥有这样一所家园,绿色的原野,花儿烂漫,河流清澈潺潺,苍穹像传说一样湛蓝,云朵似白棉线,织锦起鸡犬相闻的田园光阴。

当感觉逐渐老去,如果试图分辨与以往最为本质的区别,无非是看待事物的眼光和心得发生变化。仿佛突然之间眼睛被擦亮,以此看见幻象以及妄想的无处不在,看见事物在一种慢慢毁坏之中。破坏到一定程度,虚空破碎,单纯完整的初始再次呈现。这是一个漫长的周而复始的循回,其长度和密度超越人能计算。这是属于时间的奥秘。

如何遗忘,炊烟,砖瓦房?如何遗忘,柴垛,暮色夕阳?……

在岁月的斑驳中,老家,这个无数次在梦境中萦回,在脑海里缭绕的名字,终将化作一场回忆……


  评论这张
 
阅读(770)|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