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妮妮的小家

 
 
 

日志

 
 

在你离开我的时候  

2016-07-07 23:36:02|  分类: 那时烟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文:素衣
第一次见到映雪是在小伍拍回的素材里。工作室为了一个广告的前期拍摄,派小伍前往湖南湘西进行素材采集。也不知小伍是有意还是无意,镜头里总是出现一个清亮如水,粉面桃花的湘西女孩。
那天,工作室里一帮自夸阅美女无数的男人着实惊艳了一回,跷起的腿不摇了,指间的笔也不转了,甚至连口中的烟也不吐了,末了,有人感叹,生在那里的男人真有福呀!
在我以往的概念里,湘西的山水自然是无可挑剔,至于姑娘,虽然有一种纯朴自然的美感,但她们都偏矮偏黑,不够精致和水灵。
我们一行人带着一大堆拍摄器材车马劳顿地进驻湘西古城凤凰,来不及休息,我催促小伍去找那个湘西女孩,小伍说,那女孩住的地方是距此几十公里外的一个苗寨,现在天也晚了,第二天才能去。
这一晚,我竟有些莫名的兴奋。
第二天一早,留下其他人架机器布景,我和小伍便一步步深入那静美而略带忧郁的画中,山路越来越难走,风景却越来越让人不敢大声喘息,怕惊扰了这满目苍翠。
我很难想像,连上下一层楼都必乘电梯的我们,怎么可以在这崎岖的山路上步行这么久?小伍有经验,带了水和面包。到达那个山寨的时候,已是午后两点了。
女孩叫映雪,因为小伍上次已到过村寨,寨子里的人都把他当成熟识的朋友了,所以,当我们说明来意,说想找映雪以及寨子里的一些女孩去拍广告,他们很爽快地就答应了。
当晚,我们留宿在映雪家。吃过晚饭,映雪居然打来了一大盆水给我们洗脚,让我们受宠若惊,也不好意思了很久。第二天,我们带着映雪以及另外四个女孩子返回拍摄地,当然,同行的还有寨子里两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山里人纯朴,办事却也谨慎,谁知道我们有没有别的企图,所以派了保镖,跟随。

             二

广告很快就拍完了,当我把装着劳务费的信封给映雪时,她推辞了一阵,原来她们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钱,最后我说,每个人都有钱的,连送水的大婶都有,何况从那么远把你们请过来,这样,她才红着脸接过了信封。
映雪回了她的山寨,我回了我的都市。
这个“案子”是相当漂亮,客户很满意。画面是作为配角的那群苗族女孩光彩照人,尤其是映雪,像是主角,反而让花重金请来的主角黯然失色。
工作一如既往的忙碌,每天的时间挤满了城市里特有的气味,是那种由灰尘,香水,欲望纠缠在一起的气味。我不时会怀念湘西的山水和空气,那样明晰如镜的时光,放佛照的见魂灵的阳光下树影间的笑颜。
在新疆拍一个电视广告,一个星期后回来,办公桌上有一串来电记录,一一回过去,有一个陌生的号码后写着石小姐,拨过去,接电话的人一口浓重的方言,缠了半天也没弄明白。问负责接线的小姐,这石小姐何许人?
回答说是从湖南湘西打来的,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说姓石。
噢,是映雪。那天,在她们回寨子前,我给了她一张我的名片,说,如果你到城里来玩或者工作都可以和我联系。她礼貌微笑地接过。那一刻,我和她都是出于一种客套,我知道她也许一辈子也走不出她所生活的一大片山岭,就像有些人一辈子走不出城市的钢筋水泥丛林。
映雪的家里没有电话,寨子里也没有,那天她一定是到镇上用公用电话打的,那一定是有事。等了两天,不见映雪的电话打来,我决定放下手头的工作去找她。
回程的火车上,映雪腼腆地坐在铺位边沿,不肯入睡。我说,睡吧,还早呢。她不好意思地笑了,这么多人,我睡不着。
映雪的弟弟考上了县城的高中,因为家里没钱,准备放弃,映雪却坚持,她说她出去打工赚钱供弟弟读书。
就这样,在夏天里一个很平常的早晨,映雪提着她的小包行李,跟在我身边,一步步走进了她陌生的都市。
那套我刚买下不久的房子也就这样毫无准备地接待了映雪。我把映雪带回了我一个人住的家,心想帮她找到工作后再另外帮她租间房吧。然而她的工作却并不好找,她没有学历,没有经验,甚至连普通话都说不标准。我把她介绍给做摄影的朋友当模特,朋友看了映雪后,很高兴,可拍完一组照片后,朋友的电话过来了,说,她很漂亮,可是却不适合做模特,她不会表演。
我说,怎么会,她拍过广告的,效果奇佳。
是吗?在哪?
在湘西呀。
哦,那就难怪,在那里她是自由快乐的精灵,而在这里她的每根神经都绑起来了,所以灵动不起来,也活不起来。或许不应该说她不适合当模特,而应该说她不适合城市。
我不以为然,有谁天生就适合城市,人类的祖先都是住在山洞里。我想她只是需要适应的时间和环境。
没有工作的映雪把我的家收拾得井井有条,下了班,我也不和朋友们去酒吧厮混了,因为映雪做了可口的饭菜在等我。晚上,她会抢着给我放洗澡水。有时候,我会把工作带回家做,映雪便也不睡,静悄悄地捧本书看,我的手边必有一杯香气四溢的茉莉花茶,而厨房甜汤的香味正在慢慢浓郁。这时候,我便想,映雪没有工作也挺好的,像个贤惠的小主妇,让我享受着家的温暖。
小伍发现了我的秘密,于是同事们恶作剧般一窝蜂拥到我家来蹭饭,映雪倒也不慌不急,从从容容地招待大家喝茶吃水果,像一个亲切可爱的女主人。然后她笑容满面地进厨房准备这一帮不速之客的晚餐。当桌上的美味变成一片狼藉的杯盘,映雪又利索地收拾起来,连我要帮忙也不让,被她赶去和同事下棋。
同事们一致惊叹: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见。
那一刻,我骄傲地笑得很大声。映雪的美丽与温柔,极大程度地满足了我男人的虚荣心,尽管她还并不是我的妻子或女友。

                  三

在我怀里,映雪绷直了身子,安静地不发出一点声音,只是不停地摇头,我停下来,抬起头看着她的眼睛。一直看到她的眼睛紧紧闭上,我低下头,火热的吻游走遍她的全身……
映雪没有哭和叹息,有的只是一个女人心甘情愿的疼痛与幸福。她把头埋在我的臂弯里羞涩地不肯抬起头,连脖颈都绽放了妩媚的绯红。
这样的女子,宛若那片绝美的山水,任是无情也醉人。
日子在映雪的痴情与我心安理得的享受里悄然流逝。直到第一次争吵的来临。
那天下午回家,看见映雪穿了高开衩的旗袍和三寸高跟鞋在镜子前练习走路。她要到酒楼当迎宾小姐,我不悦,本来她到酒楼当服务员我就不同意,可映雪坚持,她说,我弟弟要读书,我还要接我妈妈来城里治病,所以我要赚钱。
我说,我养你呀。
她说,是啊,是你养我呀,我吃你的饭,住你的屋呢。说完,她就笑,笑得如同春花,我便无言了。
可这次,映雪不明白我为何发脾气,当迎宾小姐有什么可生气的。而我认为她是在出卖色相,我想每个男人都不会高兴自己的女人把几乎整条腿暴露在众多不怀好意的男人的眼光中。
第二天,映雪还是带着那件旗袍和高跟鞋去上班了,桌子上有她为我准备的早餐。我伸手握住温热的牛奶,恼怒一点点漫上来,我把杯子砸向地板,第一次没吃映雪给我做的早餐便上班了。
我们在第二天晚上和解,我喜欢看她眯起眼睛飞满红霞的脸,我更喜欢她安静乖巧的身体紧贴着我的胸膛,那时候,她契合得就像我遗失了许久的一根肋骨。
但是,男人都不止一根肋骨,阿茜就是我的另外一根肋骨。
阿茜是与映雪完全不同的女子,她有高收入的职业,有完全独立特行的心思,她有如火灼般的热情,也有如霜冷般的心肠。
我想,男人骨子里天生都是游走着的旅客,一处的风景,再钟情,一朝揽尽,心里便开始盘算着下面的旅程,没有哪个旅者想永远停留。
阿茜打电话约我喝酒,我很兴奋,立刻跳起来梳头打领带。映雪站在一旁,很委屈地目送我离去。
我一夜未归,第二天早上回家换衣服上班。
映雪已在厨房忙碌,她不问我,我却有些心慌,解释道:昨晚,我和几个朋友打牌喝酒到很晚,怕回来吵醒你,便在那儿睡了。
映雪没有表情,她说,快吃吧,要迟到了。
我渐渐习惯了映雪的不闻不问,我的夜不归宿也不再交待,只是映雪渐渐沉默了。这种沉默在去过医院之后达到极致,映雪怀孕了,我毫不犹豫地带她去了医院,她没有表示任何异议,只是木然地跟在我旁边。
看着从手术室里出来的映雪惨白无助的样子,我心中掠过一种叫做内疚的疼惜的感觉,我搂着她的肩,说,对不起。她看着我,我知道她在等我的下一句话,一个承诺,一个关于永远的承诺,但我没再说什么。

              

最后一次见到映雪是在她有了我的第三个孩子又失去的晚上,她坐在床边,钉我的睡衣上的一粒扣子。她变得很瘦了,突出的锁骨,小小的肩,像一枚褪去果肉的核,全然不是最初丰肌柔美的样子。同事们笑她更像城市里的女人了,具有骨感美。
她把头埋在我的颈窝里,眼泪无声地顺着我的皮肤流下,慢慢湿润了卧室里的空气,我轻轻地拍着她的背说,睡吧。
早上,餐桌上有红豆粥和燕麦面包,只有一份早餐,不见映雪的影子。我知道,她走了,彻底离开了我。
映雪什么也没带走,连我买给她的睡衣和牙刷都留在了它们原来的地方。她也什么都没有留给我。
同事们大骂映雪忘恩负义没良心,也不想想是谁把她带出来供她吃喝,现在喂壮了,养野了,便一声不吭跑了。大家很气愤,我知道,不过是映雪的离开挫败了我们一直以来自以为是的优越感。
我依旧在都市里郁闷而自私地生活着。偶尔去酒吧买醉,在醉与醒之间让不同女人的风情填补映雪离去后留下的大片空白。
我知道映雪还在这个城市生活着,但我却真的永远失去了她。
翻转身,我搂着身边的陌生女子说,嫁给我吧,让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
身边的女人听得咯咯地笑起来,别发疯了,我能用一下你的浴室吗?
曾经有一个叫映雪的女孩,那么全心全意地付出,只想听这句温暖的话,现在她走了,话也凉了,再也热不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536)|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